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之韵的博客

躬耕日月稠心智,笔墨诗词秀春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诗歌散文,喜欢写一些表述人性的诗词和文章。追求文采、艺术性,力求文字表述精准。《百岁保姆》一文参加网易首届“龙魂”网络文学大赛【龙魂散文征文】,获“龙魂”网络文学大赛散文“三等奖”。邮箱:xingc2011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理野评诗—— 陈星律诗五首(原创)  

2017-10-11 21:16:25|  分类: 【诗词学苑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

 

理野评诗——陈星律诗五首


【五律】游厦门虎溪岩

 

嶙峋环翠微,丘壑露奇稀。

白鹿听经啸,黄花献佛飞。

登峰天一线,极目海千围。

虎嘴叼明月,鲸岩醉落晖。

 

 

 理野:《游厦门虎溪岩》:虎溪岩位于厦门,据《庐山纪》载,庐山东林寺,结白莲社,有慧永、慧持、道生等三人参加。慧远和尚每次送客以不过溪为约,若过溪,虎就吼叫,故名虎溪。虎溪岩是厦门人民中秋赏月的最佳去处。素有“虎溪夜月”之称。律诗便是游览其景观而得。

 首联写整体景貌,对仗两联与尾联细写各处景点。白鹿:指白鹿洞,在虎溪岩上,洞内有白鹿泥塑一尊,因常有烟雾涌出,缕缕可见,素有“白鹿含烟”之称。天一线:虎溪岩有一线天。巧妙地将几处景观之名嵌入诗中,或省略,或借意,使得本是无生机的事物活灵活现,与李白之“日照‘香炉’生紫烟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当赞。

 登峰天一线,极目海千围——佳联,近窄远阔,描绘传神,仿佛可以看到一线天,仿佛可以看到周围的大海,无边无际,令人读之如临其境,同时,解了“游”之诗题。佳作。

 

 

【五律】登鼓浪屿

 

海天群鹭徊,琴岛随船来。

色静名园里,声喧热铺隈。

光流千墅影,藤蔓百窗台。

八卦沧桑事,沉浮谁与猜?

 

 理野:《登鼓浪屿》:鼓浪屿,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的一个小岛,是著名的风景区。原名圆沙洲、圆洲仔,因海西南有海蚀洞受浪潮冲击,声如擂鼓,明朝雅化为今名。此岛还是音乐的沃土,人才辈出,钢琴拥有密度居全国之冠,又得美名“钢琴之岛”、“音乐之乡”。

 首联景象开阔,海天鹭旋,琴岛船向,一上一下,挥霍之间,境况全出。颔联与颈联则是一静一动,一远一近,色、声、光、物并茂,各有千秋,又竞相争辉。隈,山水等弯曲的地方,或角落。

 尾联借景而抒发感慨,运作老到。八卦:有两意:一者,鼓浪屿有个八卦楼,它是有文化底蕴的,其历史不定众人皆知,这里借指鼓浪屿的万国建筑。二者,本意有饶舌小道消息之意。


【五律】赏荷花有感

 

灼灼芙蓉瑞,长风丽影跹。

葩红摇曲岸,叶绿漫波涟。

荷蕊芳香远,薂芯甘苦延,

世人崇美品,郁郁盼清莲。

 

 理野:《赏荷花有感》:首联与颔联浓墨重彩荷花之形与神,为“感”之作了最妥帖的铺垫。薂,莲子。颈联出句承接颔联对句之意,同时带出本联之对句所要表达的:薂芯甘苦延——由其间的“甘苦”之延(延长、伸展之意),尾联发表感慨,顺理成章,彰显匠心。

 世人崇美品,郁郁盼清莲。这句话字面没有什么,就是说世人崇敬莲花美好的品格,郁郁寡欢地盼着清莲满池塘。一种爱美和崇尚美好之心而已。然而不过是到时便出现的一种生物景观,至于吗?其实这里要看谐音,方出感慨之意,清莲,与清廉音谐。如果将清莲理解为“清廉”,那么尾联之意象是不是就会出奇味了呢?诗韵律俱佳,尤其立意高远,令人击节!

 


【七律】喜得孙子

 

三秩过三生子日,

六旬近六得孙时。

人生总有苦和乐,

世事难分快与迟。

兰桂晨曦含霭露,

桑榆暮晷享祯祺。

谁言岁末无佳句,

宝宝犹如最美诗。

 

 理野:《喜得孙子》:人生之最美好,莫过于夕阳下,含饴弄孙。此律写的就是喜得孙子的这无比喜悦的心情。兰桂:比喻子孙;霭露,解释为蒙受恩泽。暮晷,黄昏的日影。桑榆,比喻晚年;祯祺,吉祥。人生总有苦和乐,世事难分快与迟——颔联虽然直白,却富含人生之哲理,当赞。

 谁言岁末无佳句,宝宝犹如最美诗——尾联,佳联,将宝宝比作了人生之最美的诗篇,思路奇巧,同时以此将喜悦之情推向全篇之高潮。好律!

 


【七律】无  题

 

白发新添鬓两霜,

年前才染又苍苍。

浮生若梦难明了,

岁月无情易感伤。

眼看旧朋奔地府,

心叨我辈保安康。

低眉写罢心烦闷,

独上阳台正夕阳。

 

 

 理野:《无题》:作者有注:“惊闻厦门知青文学沙龙一知青学友王伟伟不幸逝世,写下此诗。”缘于此刻心情无以言表,故而诗为“无题”。此诗不仅诗意蝉联,而且句意以蝉联不断,非大手笔莫可为之。

 白发新添鬓两霜——由白发而新添——两鬓霜,年前才染的两鬓霜(一听知青学友王伟伟不幸逝世),就不是霜染两鬓的那么简单了,而是人世苍茫到项上了。由此“人世苍茫”,而自然出颔联议论人生人世之句。浮生若梦(缘于若梦才会难以:)明了,岁月无情(缘于无情才容易:)感伤。令人扼腕击节!

 颈联尾联,感觉为化鲁迅先生“忍看朋辈成新鬼,怒向刀丛觅小诗。吟罢低眉无写处,月光如水照缁衣。”之诗句而得。而尾联的感染力,要比鲁迅先生的更为明了和动人,读过通体冰凉。该律,已经达到了我所提倡的诗的第三重境界,返璞归真到顺口溜,意顺之出尘。绝唱!

 


 理野:诗,无论在诗句上,诗意上,章法上,形式上,艺术手法上,都堪称精典。诗的最高境界,不在于谁弄几个刁钻古怪的字词拼凑在诗里令人不知所云(其实诗作者自己也是丈二金刚),而首先在于意顺。谁如果不懂什么叫意顺,可以好好瞧瞧该作品,尤其是《无题》律诗,为“意顺”之典范。


 ——本文引自千古诗词聚贤庄第260期 陈星律诗十首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